公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公司新聞 > 行業動態

蘭州新區,翻身了
日期:2019-08-10 09:14:39 點擊量: 0

 大賀先生 大賀頻道 昨天

7月2日,2019中國國際化營商環境高峰論壇暨《中國城市營商環境投資評估報告》發布會在北京舉行,蘭州新區與雄安新區共同入選“中國(區域)最具投資營商價值新區”榜單。同時,截止2018年,蘭州新區地區生産總值從2011年的39.04億元增長至205億元,年均增長26.7%,增速在全國19個國家級新區中排名第一,蘭州新區交出了一份不錯的答卷,從2012年到今天,蘭州新區一直在質疑中成長,從蘭州北的一塊盆地變成今天的産業新城,蘭州新區不容易,而今此次榮獲中國(區域)最具投資營商價值新區,蘭州新區終于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戰。

在第二十五屆蘭洽會上,蘭州新區共簽約項目75個,簽約總額更是達到436億元,簽約項目涉及大數據和信息化、綠色化工、新能源、新材料、先進裝備制造、文化旅遊、商貿物流、現代農業、生物醫藥等九大産業。從戈壁灘到今天的産業新城,蘭州新區完成了自我救贖和超越,雖然未來的發展之路還很長,但是堅信蘭州新區可以完成逆襲。

作爲西北重要的省會城市,蘭州似乎一直得不到應有的重視。蘭州屬于傳統的三不沿(不沿江、不沿海、不沿邊境)城市,地理位置處于西北一隅,曾經基礎設施薄弱,工業基礎也被當年錯誤的國企改革而摧毀,農業受制于自然條件和地形地貌。在蘭州的GDP占比當中,作爲第三産業的服務業占比遠高于同期其它城市,屬于典型的消費型城市。

攝影師:張福昌

而蘭州自身産業匮乏帶來的一個極重要影響,就是高素質人才的持續性流出,經濟、産業、人口吸引力由此陷入惡性循環:城市化進程缺乏産業支撐,城市氛圍和品味無法有質的改善,吸引不了人才落地,然後更加無法吸引優質的企業。

因此蘭州新區的獲批一直認爲是中央給蘭州的大禮包。但是蘭州新區成立之初,由于發展緩慢,一直被人們視爲“鬼城”。蘭州新區作爲一座崛起的新城,對于甘肅來說,蘭州新區肩負了改革和維新的使命。因爲,甘肅經濟這些年整體的大形勢並不是很好,亟需破局,而蘭州新區從設立之初就肩負起了這個使命。

因此,以蘭州新區這個國家級新區爲代表的甘肅新區新城的開發和建設,不但承載著對甘肅美好城市空間增量的想象,亦承載著甘肅新型城鎮化制度變革的想象,亦是在新時期甘肅經濟發展和複興的希望。

一、爲什麽是蘭州新區?

蘭州新區自2012年設立以來,經濟增速保持全省第一。在前幾年甘肅整體經濟低迷的背景下,蘭州新區刮起的“新區速度”,是甘肅爲數不多的亮點。穿越千年的曆史時空,秦王川這片沈睡了千年的土地終于在千年之後重新煥發出驚人的能量。2012年,蘭州新區獲批成爲全國第五個、西北第一個國家級新區,承擔著“西北地區重要經濟增長極、國家重要産業基地、向西開放重要戰略平台、承接産業轉移示範區”的特殊使命。

蘭州新區,做爲第五個國家級的新區,將承載起甘肅乃至甘青甯的複興之夢。中央將第五個國家級新區部署在蘭州新區,是未來近百年尺度上從國家安全戰略出發,從政治、經濟、軍事全面衡量作的一項重大部署,更是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倡議的重大舉措,而蘭州新區也因此成爲此項倡議的橋頭堡。

雖然目前中美形勢有所好轉,再次開始對話,但是從長遠來看,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將要經曆一段波瀾起伏的對抗相持階段,而增強中國經濟的內生動力,擴大內需市場就成了中國經濟不得不開始的選項。而目前我們的經濟重心集中到東南沿海,從這點出發,中美貿易戰在相持博弈階段時,必須要加快中國內陸腹地的開發,此刻提起的中部崛起和更進一步的西部大開發都是順應這種趨勢。

因此在這種形式下看待國家第五個國家級新區的選擇和布局就不覺得突兀了,將蘭州新區建在現階段並沒有特別突出的經濟區位優勢的西北地區,但具有重大戰略縱深的蘭州,輻射西甯、白銀、銀川等黃河上遊城市,蘭州新區的建設將形成沿黃河上遊最重要的城市群帶,同時也將是中國在西部的又一增長極,而蘭州新區的快速增長也讓外界看到了成爲重要增長極的希望。

目前,在蘭州新區1000多平方公裏土地上,已經高標准的規劃和建設好了基礎設施,不管是各項硬件配套設施,還是軟件服務設施蘭州新區都是一流的。此刻,在這個中華民族再次偉大複興的時刻,蘭州新區將發揮橋頭堡的作用,甘肅也將再次爲國家沖鋒陷陣。

這些年,蘭州新區就遇到了無數的質疑,甚至背上了“鬼城”的稱號。爲什麽擁有如此高規格的戰略定位,蘭州新區怎麽就背上了“鬼城”的稱號呢?一般情況對“鬼城”的判定標准有三個:人口、經濟發展和資産增值。按照這個標准看,蘭州新區被叫做“鬼城”也許並不算冤。

首先是人口,根據蘭州新區官網介紹,蘭州新區目前人口爲30萬。這個人口數量,在國家批複的19個新區當中排名墊底,同時205億的GDP總量也是倒數,但是對于這座在西北崛起的産業新城來說並不准確和客觀。

二、蘭州新區的定位:區域崛起的催化劑

蘭州新區作爲國家級新區,其價值將不僅僅是完成了一個將近一千平方公裏的新城市的營造,而是會成爲所在區域的最大的、最值得期待的戰略變量和催化劑。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蘭州新區的戰略價值盡顯,這也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在一帶一路倡議下,蘭州新區能在多大程度上參與全球城市分工,構建起獨特的城市競爭力,成爲甘肅乃至西北經濟社會發展的催化劑。

從長遠看,蘭州新區必將作爲甘肅經濟未來發展的領頭羊和發動機,更能承擔起探索和構建大蘭州發展和改革的試驗區,引領甘肅乃至西北的發展。當前,蘭州的經濟總量處于省會城市經濟發展的中後遊,前有標兵、後有追兵。面對城市間激烈的競爭態勢,蘭州要有清醒認識,唯有加快大蘭州建設,奮勇向前,才能在未來的發展中爭得一席之地,而建設大蘭州,蘭州新區就是最好的抓手。

攝影師:張福昌

上世紀,隨著隴海線的全線貫通,蘭州首次納入全國鐵路網。但在其後數十年裏,在中國和全球的連接和對話中,蘭州一直處在遠離海洋的大後方。雖作爲西北核心城市,在三線建設中通過國家的大力發展,有了一定得工業基礎,但相較東部沿海城市,特別是改革開放後,蘭州相對交通閉塞、信息不暢是一直以來的客觀事實。

但是,隨著互聯網時代的興起和高鐵的開通,以及大交通時代、互聯網革命的到來,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構建的海陸並舉、全方位開放的格局之下,以蘭州新區爲代表的西部從遠離東部沿海的末梢,變爲國家向西開放的前沿。

受益于“一帶一路”建設,過去七年間,蘭州新區進出口貿易額實現倍數增長。目前,蘭州新區多個開放口岸已經建成,正在打造面向“一帶一路”的國際物流中心和和多式聯運中心。這是前所未有的時代變局。從國內維度看,東西部地區經濟將進行再平衡。從國際視野看,在新陸權時代裏,絲綢之路經濟帶的經濟大走廊建設,又將爲作爲沿線地區的蘭州新區帶來巨大的發展機遇。

“一帶一路”給蘭州新區呈現的是一個全方位開放的格局,但是在歐亞互聯互通及一體化的過程中,依然會在空間上呈現通道走廊經濟的特征,與海港城市的崛起類似,基于陸路經濟走廊的發展,陸港城市的崛起將成爲必然,這將成爲蘭州新區這類內陸型城市崛起的路徑之一。

這將不僅是內陸城市追趕先發的沿海港口城市的機會,甚至是趕超傳統海港城市的機會。因爲,與海港城市崛起時代不同,新時期陸港城市的崛起,從一開始就基于綜合性港口功能的港城互動。所謂綜合性港口功能不僅包括鐵路、航空、高速公路,還包括內陸無水港的政策延伸以及信息港建設等。

在這個大交通和互聯網時代,無論是既有的海港城市還是後起的內陸城市,都需要秉承港城互動的發展邏輯,實現綜合港口功能與城市營造之間的互動發展。也正是基于此,甘肅作爲古絲綢之路的黃金段,蘭州作爲絲綢之路經濟帶重要節點城市,未來的發展將充滿了想象。而蘭州新區作爲甘肅省當下居全省之力發展的最重要的新開發區域,將是絲綢之路經濟帶上的最大新增城市,也是構建大蘭州戰略不可缺少的戰略新興城市,亦是甘肅省對接“一帶一路”、向西開放的新高地和甘肅複興的新希望。

三、蘭州新區面臨的挑戰

蘭州新區接下來的發展之路很難複制浦東新區和兩江新區的發展之路,同樣也比天府新區、西鹹新區和鄭東新區發展之路更難走。仔細梳理了近幾年蘭州新區各項數據的驚豔表現,在肯定成績的同時,蘭州新區的發展依舊任重道遠,面臨諸多難題和挑戰。對于蘭州新區來說,機遇與挑戰並存,光榮與夢想同在。只有認真理清蘭州新區發展面臨的核心問題,把控關鍵節點,才能選對方向,才能真正翻身。

第一,蘭州新區難以簡單複制東部經驗

從十八世紀開啓工業革命,到技術革命一輪又一輪的爆發,再到新興産業不斷的崛起,最終直接了人類今日的工業經濟基本形貌和內在經濟運行機制。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一個以鋼筋水泥爲外顯景觀,以線性機械控制爲內在邏輯的工業文明,一個又一個的發達工業國家,相繼攀上了屬于它的曆史最高峰,同樣的,中國這個“基建狂魔”也在四十年的快速發展之後,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

同樣的,二十世紀時候,很多大型制造業企業憑借專利和規模效應,一個專利可以吃幾十年紅利。整個制造業變革速度,是以十到二十年爲一個周期。東部長三角、珠三角崛起之時,其實就是承接日本、韓國、中國台灣、中國香港已經成熟的産業模塊和技術。外部産業格局變化時間相對慢,有二三十年的發展紅利期。

但是現如今的制造業競爭,一個專利可能轉眼之間就過時了,一個産業的發展可能留給蘭州新區的周期只有3-5年。在這樣的新時代下,大量新興産業快速湧現,也會快速衰退,未來難測。産業發展方向看不清、看不准、企業死亡率高,將是未來的常態,但是這就是新的産業時代,因此,蘭州新區不可能簡單的複制當初。

成渝、鄭州、西安在“四萬億”時期,承接了東部地區的電子信息産業、汽車産業、家具制造、設備制造業轉移,尤其是承接富士康、三星等企業平移。這與産業轉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以制造業巨頭富士康爲例,從沿海到加工産業鏈布局到全國,引進富士康,幾乎是每個城市當年最大的經濟事件。黃奇帆至今還在爲重慶引進富士康而驕傲,而鄭州引進富士康時,省委書記更是親自到機場迎接郭台銘,足見重視之程度。如今,重慶成了全球最大的筆記本電腦生産基地,而鄭州則成了最大的iPhone生産基地。

制造業的能量蓄滿,大量外資和內資遷到這些城市,既提供了就業,也給這些當地企業做上下遊配套,以及學習模仿機會,成都、重慶、武漢、鄭州、杭州、南京、長沙……這些城市迎來爆發式增長期,已然是當下最紅的明星城市便走上經濟騰飛之路,同樣,也爲這些城市的新區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但是現如今,産業格局已經被顛覆。中國制造業和世界制造業都進入到了新技術革命周期。從曆史經驗來看,任何一輪大的技術革命,既擁有無限的機遇,也潛伏著未知的危機。當前智能經濟的逐步到來,未來到底是哪種産業路徑呢?蘭州未來的招商引資,甚至有些類似賭博。

因此,蘭州新區需要投入更多的專業研究力量,同時也要邀請更多的專家和智庫爲蘭州貢獻力量,放眼世界來學習最新的産業動向,選錯了産業投資,可能讓蘭州新區很長時間無法恢複元氣。因此,面對如此現實,蘭州新區的專業化産業研究和招商團隊准備好了麽?蘭州新區如何有效提升招商引資的精准性?本地的專家、智庫做好准備了麽?

接下來的時代,城市發展的未來與城市主導産業的未來息息相關。蘭州新區現在面臨的産業招商更不能盲目照搬東部地區或者是成渝、鄭州、西安發展之路了,只能有所借鑒,更多地需要靠自己了。也正是在這個曆史背景下,接下來全國各城市群和新區都會拼盡全力招商引資,搶奪優質的産業資源。

蘭州新區拿什麽和人家競爭?光靠幹部喝酒是不行的。蘭州新區的專業化招商團隊准備好了麽?蘭州新區能提供最好的營商環境嗎?蘭州新區需要付出什麽樣的代價?蘭州新區想好了麽?一些列的問題都需要蘭州新區深刻總結和反思。

第二個,繼續加大固定資産投資能否持續?

蘭州新區的發展,離不開甘肅和蘭州省市兩級財政支持。蘭州新區各項基礎設施建設、道路鋪設、公交運營、醫院學校建設、各種科研院所投入,以及未來的地鐵建設都需要財政投入。蘭州的財政盡管穩住了下滑,而且保持增長,但是和其他大城市對比,整體的財政還是不足的。

這裏用杭州來做個對比。大家印象中杭州是個第三産業之城,互聯網之都,但是杭州工業並不弱,尤其是在高端制造業領域。因此杭州的財政結構,已經日益走向現代城市。作爲核心的蘭州這方面差的還很遠,而且蘭州新區目前的造血能力並未真正建立起來,蘭州盡管國企經營效率這兩年有提升,但是橫向對比一下,差距明顯,後面需要努力改變的還有很多很多,同時這些年蘭州在科研上建立起來的優勢並沒有轉化成發展的動力。

征地建工廠是要錢的,通水通電通氣和汙水處理是要錢的,發展高新産業還要提供人才住房,這也需要財政投入。搶人易,留人難。城市配套如何有效提升供給?蘭州新區更多的城市基礎建設能否創新模式融資?蘭州新區接下來能否采取靈活措施,比如PPP等模式,有效發揮社會資本,參與到城市教育醫療養老和産業發展配套建設中來?同時蘭州新區更要注意土地的集約化利用,雖然擁有1700平方公裏的土地,但是按目前的規劃已經把大部分土地瓜分了,未來蘭州新區可能會面臨産業發展土地不足的問題,也需要引起相關部門的注意。

第三,蘭州尚未形成城市核心特色制造業

東部地區、成渝鄭州高速發展的時候,正好是我國坐享世界工廠地位向歐美大量出口賺外彙的時代,它們發展坐享這個時代紅利。而蘭州新區目前擁有的企業規模沒有超過5000人的企業,規模最大的企業蘭石也才3600人,因此,想要培育産業鏈難度太大,照搬曾經的發展路線也是很難了,不可能再大規模引入富士康。中國接下來會推動貿易多元化,探索發展除了傳統美歐日等發達國家以外的貿易市場。

目前看來,新興市場在東南亞、南亞地區和非洲地區。這方面,同爲西部的成都已經走在前面。成都地理位置更靠近東南亞地區,目前對越南、馬來西亞的出口金額已經超越了傳統貿易對象中國香港、日本。

因此,需要蘭州新區研究上述地區,同時要研究東部的發達地區,蘭州新區需要和更多的地區找到可以合作的點,找到相應的産業契合點,引不來富士康,是否可以試試比亞迪(這裏的比亞迪不是比亞迪汽車而是比亞迪代工),換個思路也許更適合目前的蘭州新區。

蘭州新區制造業依然整體孱弱,新興産業培育任重而道遠。對比了天府新區和西鹹新區規模以上工業産值,蘭州新區與這兩個新區的工業差距依然顯著。這就更不用說蘭州新區和其他東部先進城市的差距了。所以,差距依然不小,不能因爲目前蘭州新區有些進步,獲了獎就盲目樂觀,前面幾年只是補課追趕而已,這點必須清醒。

盡管蘭州新區在裝備制造、生物醫藥等産業領域取得長足進步,但是西安、成都、鄭州都是同樣的産業結構,而且已經建立了領先優勢,蘭州新區後發追趕,未來面臨競爭壓力巨大。

更值得關注的是,蘭州新區的制造業從業人員並不多,與成都、蘇州、鄭州的差距依然明顯,制造業目前容納就業依然有限,産業工人的數量遠遠的不足。還是那句話,強大的制造業能吸納更多就業,更能創造更多財富,只有強大的制造業能力才能讓蘭州新區實現真正的騰飛。

在服務業領域,以互聯網軟件信息産業爲例,成都、武漢産業發展明顯快于蘭州,就業人數差距日益拉大。在這方面,筆者多次建議蘭州發展服務外包,但是這座城市的主政者貌似沒有注意到服務外包的重要性,因此,主城區無法給蘭州新區提供足夠的程序員和工程師,這也是蘭州新區發展智能制造和新興産業的挑戰。

至于金融、商務服務等領域,蘭州新區的差距更明顯了,可能需要一段更長的時間去積累。因此,蘭州新區需要有全球視野,洞悉世界變化,提供新的高增長的高附加值的國際服務貿易,這樣才能及時了解國內外最新動向,更好的爲自己的制造業服務。

蘭州新區需要培養向著未來的千億級的産業,能源化工、核科技、生物醫藥都有可能成爲蘭州新區的千億産業鏈。正在建設千億級精細化工産業集群、打造國際一流的綜合性綠色化工産業基地邁出了第一步。這是一個推動産業大發展提供了大舞台,爲承接産業轉移、加快石化産業轉型升級提供大平台,成爲推動蘭州新區高質量快速發展的新引擎。

未來蘭州壯大制造業,依然需要持續鼓勵民營和外資企業投資蘭州新區。蘭州新區需要投入更多精力、更專業團隊來招商引資。這個領域說的足夠多了,不多說。

第五,蘭州新區尚未與周邊區域形成合力

長期以來,由于自然地理條件、行政區劃等多方面的因素,往往存在甘肅市際之間的合作與交流不夠通暢,與周邊的青海和甯夏省區之間的經濟融合發展也較爲滯後,因此促進蘭州新區與周邊的西甯、白銀等地區合作,對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這方面需要甘肅根據國家重大戰略和重大布局需要,適時編制實施新的區域規劃。加強蘭州及蘭州新區周邊區域規劃編制前期研究,完善區域規劃編制、審批和實施工作程序,實行區域規劃編制審批計劃管理制度,進一步健全蘭州新區區域規劃實施機制,加強中期評估和後評估,形成科學合理、管理嚴格、指導有力的區域規劃體系,避免蘭州新區的發展與周邊地區脫節,蘭州新區的發展應該是需要與周邊地區的共建、共享和共榮。

蘭州新區還有一個重要使命就是加快甘肅的城鎮化進程,這方面需要蘭州新區承擔兩個責任,一是通過自身的經濟發展,吸引人口落戶,加快城鎮化進程;另一個是通過自身發展,推動甘肅縣域經濟的發展,推動甘肅農村人口向縣域城市轉移。

過去幾十年中國城市化模式長期存在爭論:小城鎮模式還是以大城市引領的都市圈城市群模式?從文件和實踐看,過去總的指導思想是:“控制大城市人口、積極發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區域均衡發展”,即小城鎮模式的區域規劃和城市規劃思想長期主導,初衷是爲了避免其他國家走過的城市化彎路,比如歐美的大城市病、拉美的貧民窟等問題,這是中國相當一部分學者和政策設計者的主張。聽起來好像非常理想,關起門來想好像也很合理,但實踐中卻嚴重脫離實際,與人口流動趨勢、發達國家城市化國際經驗、市場化配置資源等相違背,造成了一系列嚴重問題。

很多問題爭論不休,是因爲看問題的視野不夠開闊,閉門造車,“差不多”就會“差很多”。縱觀世界,發現除了德國等少數國家,絕大多數國家的人口都在持續向城市群、都市圈集聚,人口平均分布和區域均衡發展是個僞命題。發達國家城市化一般經曆兩個階段:從城鎮化到城市群都市圈,部分國家會在城市化後期出現郊區化。

國內逐步進入城市群城市圈競爭時代,日益比拼的是區域整體競爭實力,蘭西城市群將決定甘肅未來發展的高度,而蘭州蘭州新區就是促進城市群協調發展和融合發展的最佳催化劑。但是目前蘭州新區如何與周邊城市更好合作,相互協作,相互融合還遠遠不夠,如何與周邊互通有無?周邊城市如何願意和蘭州新區協作?如何利用蘭州新區飛地經濟有效解決省內其他城市平地不足,工業發展空間有限的問題?這都是難題。需要蘭州新區主官政治智慧。

第六,科研實力並沒有轉化爲增長動力 

蘭州是中國重要的科教之城,蘭州投入了大量的經費在科研領域,但是卻並沒有轉化爲有效生産力。深圳普通高等學校在校學生和教職人員在全國都是排不上號的,但是這個城市的科研充滿了活力,廣納四方英才,科技成果能夠有效轉化生産力,推動城市的經濟發展,深圳是中國的科創之都。

同樣,另一個數據,更讓人揪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全國登記技術合同411985項,成交金額17697.42億元,同比增長12.08%和31.83%。成交金額居前十的省市依次爲北京、廣東、上海、湖北、江蘇、陝西、四川、山東、天津、浙江。甘肅的交易額位居中遊,這是與甘肅的經濟發展水平及不匹配的,作爲甘肅的國家級新區,需要蘭州新區加快制定相應的政策,如何能把更多的技術成過,轉化成經濟發展的動力。

蘭州的科研實力就像一個手握寶藏的乞丐,空有寶藏在手,卻不會有效應用,只能吃點嗟來之食。西安有硬科技,蘭州可是有核科技呀,而且是全國最全的核産業鏈,醫用重離子加速器裝置,大科學裝置,濃縮鈾,反應堆,乏燃料的處理一條龍;同時在能源化工和軍民融合領域也是實力強勁,再加上中科院西部最強的科研院所,數量不少的高校,蘭州新區在新興産業培育方面有太多的牌可以打,有太多的資源可以施展。

未來,蘭州的高校科研的體制能否有效調整?蘭州新區如何配合建設相應的科技成果轉化的産業體系?社會資本能否有效利用蘭州的科研成果在蘭州新區落地生根?否則蘭州投入巨額經費,只能看著研發出來的科技成果成了別人的嫁衣。前幾日更是看到中科院蘭州化物所與青島和濟南對接科技成果轉化和研發中心建設,蘭州新區真的需要加快自己的腳步,爲啥蘭州的科研成果不能在蘭州新區完成轉化。

第七,幹部綜合素質成爲蘭州新區最短的板

如果說蘭州新區最短的那塊板,個人認爲蘭州新區最短的板是目前新區幹部的綜合素質。可能說這句話會得罪很多人,但是事實就是如此。我們並不缺認識到問題的人,但是缺乏解決問題的人。蘭州新區的幹部來自省內的居多,綜合能力亟需提高,記得跟一個蘭大的教授聊天,他說過一句:沒見過牡丹花,畫出來的也就只能是馬鈴薯的花(甘肅盛産馬鈴薯)。

此刻,蘭州新區大量關鍵的部門都需要引進一批業務素質強的幹部。對于解決這個問題,我認爲蘭州新區可從三個方面發力:

第一積極走出去,主動從發達地區引進一批成熟的人才,陸港運營、大數據、産業發展、資本運營等諸多方面都需要專業人才。第二可以與國家相關部委溝通,從中央各部委、央企交流一批幹部過來提供支持;第三就是積極派自己的幹部走出去。每年重點從産業招商、城市建設、保稅區等諸多部門中人選中選派100名左右的優秀年輕幹部赴上海浦東、深圳、天津濱海、成都天府等對口支援城市、友好城市挂職鍛煉,拓寬蘭州新區年輕幹部的思路和眼界(格局和眼界雖然虛無缥缈,但是真的很重要),提升蘭州新區幹部的實際工作能力。

在這方面,蘭大就是蘭州新區最好的老師,在蘭大校長嚴純華上任的近兩年,蘭大的招才引智工作卓有成效。僅在2018年,蘭州大學新進教學科研人員上百人(雙聘院士5人、引進人才44人、青年研究員25人、國外知名教授14人、全職外籍教師16人),新聘兼職教授51人。物理學院、管理學院、化學院人才工作效果顯著,人才建設工作發展態勢良好,已出現人才回流。希望蘭州新區也能有這樣的胸懷和氣度,種好梧桐樹,鳳凰自然來。

四、蘭州新區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這些年,關于蘭州或者蘭州新區的爭議不斷,蘭州新區是否有未來,頗受爭議。很多人不看好蘭州新區的發展前景,說蘭州目前的GDP産值太小了,還在90名開外。然而我不這麽認爲。還有人說甘肅作爲一個一窮二白留不住人才的省份,怎麽能發展得起高科技産業,那可是高科技,需要人才的。然而你忘了,人才和産業是相互吸引的,同時甘肅的科研實力並不弱。因此,蘭州新區的崛起必將帶動蘭州這座西北中心城市像著國家中心城市發起沖擊。

蘭州新區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此刻的大洋彼岸,美日歐正在如火如荼的推動制造業回流和新一代制造業産業革命。特朗普、安倍晉三都在全力推動美日産業資本返回本國發展,提升就業,增強國家未來競爭實力。在新的技術革命下,人工智能、智能家居、機器人、5G通訊科技、生物醫藥科技、新能源汽車、氫動力燃料電池、太空航天科技、神經網絡科學、新材料、核科技、超級高鐵等領域都在全面加速研發和産業化過程中。

未來的制造業更多是科技驅動、不再是小作坊的勞動密集型。未來制造業真是硬科技驅動的高門檻競爭,而蘭州新區選擇適合自己的産業需要官方和民間資本的通力合作,高素養人才的大力投入。

制造業不再是土老板的時代,蘭州新區是甘肅唯一有可能實現工業集聚的地區。面對當前各地的招商大戰,鄭州當年省委書記和省長帶隊引進富士康,鄭州的制造業一下就活了,富士康在鄭州的三個廠區員工總數超過25萬人,高峰時期接近30萬,加上配套企業和産業鏈條上的對應人員,富士康給鄭州帶來的人口增量至少在百萬人以上。今天爲了蘭州新區,甘肅的省委書記和省長能否把比亞迪手機代工招到新區?吸引人口的同時構建蘭州新區的産業,總之一句話:關于蘭州新區的發展我們的腦洞可以大一點。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搭上‘高鐵時代’的快車,蘭州由‘偏安西北一隅’轉變爲‘左右逢源’,蘭州的區位優勢真正體現了出來。同時隨著日益走向科技化時代,蘭州擁有良好的軍工、科研和教育資源,蘭州新區也理應抓住曆史機遇,既要裏子又要面子,既要加快承接一批具有發展潛力的東部傳統産業的轉移,又要大力搶奪和培育發展符合蘭州新區自身科教優勢的軍民融合産業、高科技附加值産業,從而實現産業突破。

在目前這個新區百花齊放,産業日新月異的時代,蘭州新區乃至全省的上上下下都要有幾個共識:

第一、産業是蘭州新區發展的根基。蘭州新區中遊通過加速發展先進制造業、培育壯大現代服務業、積極發展都市現代農業以此聚焦建設“區域制造業中心”新高地,以先進制造業爲支撐,把蘭州新區産業基礎做實做硬,真正成爲甘肅高質量發展的增長極。

第二、創新是引領蘭州新區發展的動力。蘭州新區需要通過加快建設大科學裝置、大力引進和孵化科研機構的科技項目、持續強化創新驅動以此聚焦建設“區域科技中心”新引擎,以強化創新驅動爲抓手,把新蘭州區發展動能做大,真正將蘭州的科研實力鍛造成蘭州新區的發展動力。

第三、文化是蘭州新區高質量發展的靈魂。文化對一個城市就像一張名片,也是一個品牌,更是一各軟實力,它是一個城市綜合實力和靈魂的體現。因此,蘭州新區需要通過深化規劃編制、推進項目建設、打造符合自身特點、適合年輕人的文化,並以此聚焦建設“甘肅文創中心”新空間,同時以重大文化産業項目爲依托,把新區文化內涵做特,尤其是年輕人喜歡的文化形式,比如電競之類的。在這方面,還要廣泛開展對外交流合作,蘭州新區需要通過大力推進與周邊國家的合作和文化交流,把蘭州新區國際形象做靓。

第四、交通是蘭州新區能否發展的關鍵。通是體現一個城市綜合發展能力和現代化水平的重要標志,蘭州新區需要通過中川機場三期、京蘭高鐵、蘭張高鐵、中通道等大型交通項目,加快蘭州新區綜合交通體系建設、加緊重大功能設施建設、加強新區生態文明建設,並以此聚焦建設“西部綜合交通樞紐”新中心,以重大設施建設爲帶動,把蘭州新區新區城市功能做優,助力蘭州新區又快又好的發展。

第五、營商環境是蘭州新區成敗的生命。隨著全球貿易投資等領域競爭愈加激烈,營造穩定公平透明、法治化、可預期的營商環境,成爲提升城市服務功能、增強城市活力的重中之重。 目前,蘭州新區的營商環境在西部屬于一流,但是這還是遠遠不夠,還不足以彌補蘭州新區的在區位的劣勢。蘭州新區應加快建立與國際高標准投資和貿易規則相適應的制度規則,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減少行政幹預,加強市場綜合監管,形成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一流營商環境。

要全面加快蘭州新區簡政放權。創新“互聯網+政務服務”模式,加快清理整合分散、獨立的政務信息系統,打破“信息孤島”,提高行政服務效率。打造全國領先的“智慧政務”平台,推動政務服務大廳線下線上融合,推行“一窗受理”、“一網辦理”、聯審聯辦、全鏈條辦理,力爭在行政許可、行政征收、行政裁決、行政服務等率先實現“一次辦結”,形成各項便民服務“在線咨詢、網上辦理、證照快遞送達”運行機制,實現“最多跑一次”和“零跑腿”。

同時蘭州新區要大膽的開展先行先試。探索把具備條件的行業服務管理職能適當交由社會組織承擔,建立健全行業協會法人治理結構,充分發揮行業協會商會在制定技術標准、規範行業秩序、開拓國際市場、應對貿易摩擦等方面的積極作用。同時積極吸收國內外先進經驗和好的方法,爭取將蘭州新區打造成國家級營商環境改革創新試驗區或示範區。

每個新區都有自己的目標和規劃,正在快速發展的蘭州新區並不缺闖勁、拼勁,但是比起其他的新區,還有不小的差距,因此,建議蘭州新區向天府新區學習,在同類型新區中定一個目標,各項指標都要與目標新區對標,對標的如何要做到信息公開,各區縣、各部門相應的都要這樣操作,要“打擂台”賽,要展開競爭,要有績效考核,得有這樣的激勵和動力才行。

這一輪競爭比拼的是中心城市、都市圈與城市群戰略資源的整合與傾斜力度。從這個角度上也就不難理解,以鄭州、武漢、成都、西安、蘭州代表的中西部省會城市,未來無疑會獲得更大的資源傾斜,而這也是蘭州新區最大的機遇。

當然,蘭州新區的發展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蘭州新區的發展和建設需要我們這一代人用10年甚至更久的時間去完成,甘肅的複興也需要我們這一代人不懈的努力去完成。毋庸置疑,未來之路依然艱難。這裏面有一個例子我們可以參考,那就是鄭州的逆襲:從百億到千億,鄭州用了13年的時間。而從千億到萬億,鄭州則用了14年的時間。從一個小縣城到省會再到國家中心城市,鄭州用60多年的時間成功完成了逆襲,這一次,蘭州新區也需要更多一點的時間,從千百年來沈睡中的戈壁灘助力蘭州完成國家中心城市的逆襲。

當然,需要蘭州新區乃至甘肅全省的上上下下都要動起來,要有榮譽感、成就感,參與到蘭州新區建設的大潮中來。一扇通往更高层级的“机会之门”,正爲兰州徐徐打开。相信乘势而上的“兰州新區”,還將有更多童話般的故事在上演,讓我們拭目以待。


友情链接:优乐园彩票官网  智胜彩票  大玩家彩票app  博发彩票平台  极速飞艇平台  优信彩票登录注册  手机彩票网  光大彩票开户  乐彩彩票官网  大地彩票网址